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人生只不过一场是非之欢

2018-09-15 09:45:59

人生,是非之欢

突然间看到这几个字,我混乱的脑海一下子清明了许久,许久之后,有重归混乱,只记得,脑袋中的那段回忆。

谈不上苦涩,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只是一想起那个身影,我不明白我们之间是友情,还是爱情;是一段可以幻想的姻缘,还是一场错过的春梦。留在记忆里的,是他的身影,和挥之不去的眷念。看着他,满满的脑海里都是安全,看不到他,空空的,心里都是牵念,想来这便是多一分和少一分的爱恋,多一分,便会走进坟墓,少一分,便不过一场偶遇,是与非却无法评判。

认识他的时候,还是一个学生,次认识他是一个精心安排的画面。

她刚刚失恋,如果能用失恋来形容一个小孩的难过的话。那时候,她抱着满满的试卷踏进新的教室,看到这个人,他安静的坐在一排的角落里,穿着一身白色的篮球服,呆滞的看着黑板,和黑板前那个才思喷涌的老师。她进来的晚了,教室里只剩下一排的座位,她只好选了一个靠边的座位,安安静静地坐下,那双带着别样色彩的眼睛有意无意的飘过他身上。一排的座位,是一个兼容天堂和地狱的座位,这里是不学习的游魂们肆意的天下,也是崇尚自由的战士的天地,就好像这里兼容差生和好学生。她想至少他应该是一个好学生吧,至少看起来他是很认真的听课。

他的眼睛不大不小,不过是一双有神的眼睛,他无意的看着身边不远处坐下的她,嘴角含笑,眼中有异样的神采,似乎是欣赏,也似乎是追求,毕竟她虽然不是美丽的女子,可至少她是一个清秀的女孩。

她是这么想的,因为,她看到他的目光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那双眼睛中独特的笑意,很单纯,很无意,却带着谜一样的色彩,带着容易让人误解的爱意,她以为,那是他看到她,的眼神,的笑意。

终于到了休息的课间,所有人都出去了,包括他,女孩子的心意很难捉摸,女孩子的心也很细腻,她看着他不带半点停滞的从她身边走过,她眼中的幻想一下子泡沫般破碎,而后,一点点拾起破碎的琉璃,慢慢地踱出教室,在走廊里默不作声的散步。

知道她看到他走进教室,心里面那个刚刚平静下来的小鹿就又开始砰砰乱跳,她的脸色也因此少了一点苍白,她看到他的手轻轻地按到了她的课本上。她一下子不知所措,想走进去,然后装作没看见,对他报之一笑;或者,她直接漠视这个人,收起自己东西换个座位,像一个孤高冷酷的女神。

很多东西,总是不是脑海里想象的那样,尤其是偶遇或者相识。

因为她看到他只是静静地站了一小会儿,那个身影便离开那个位置。

她的心一下子变得失落而紧张,她想认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像一个女孩子心底保守原始的束缚也在蛊惑着她勇敢向前,但是她只是匆匆地撩了一下长发,匆忙地走向那扇门,她想,至少,留下个印象。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勇敢,勇敢地抛弃古老而陈旧的观念,只因为她看见他的时候,她的心在跳动;而她也以为,只要自己在他离开前走到桌子前,至少两个人还能互相留下一个笑容,至少自己不会显得太主动,至少,在他的世界里,可以留下一点点印象。

现实,与幻想无关,若硬是扯上一点牵连,也许就是执念吧。往往,执念就是一个玩笑,转眼间就会烟消云散,只有个别时候,我们才会想起我们还想要什么。

她只是想留下一个笑容,却没想到,留下的却是自己的次拥抱,虽然这个拥抱有点猛,也有点尴尬。

她匆忙的身影还没有推开门,此时,他刚刚开门,想看看那个女孩,那个眼睛里带着浅浅温暖伤痕的女孩。

然后,两个人撞在了一起,满满的一个拥抱,她感受到他身上男人的气味,还有厚实的胸膛,还有他粗重的气息、甚至是从缓慢逐渐加速的心跳,直到他宽厚的手掌扶着她的肩膀的轻问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和混乱。

混乱而迷茫的她手忙脚乱的推开他的手掌,像受到惊吓一般的小兔子,连忙窜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双纤细的手掌不知道该碰那里,她只好,呆呆的看着前方,一直等到了下课。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结果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如果硬要牵扯,他和她,不过是一场错过的偶遇,偶遇中片刻的欢愉和心跳,那段情,是与非,没谁能评价。

性感一步裙
南京福尔波卷材
润江翡丽公馆户型图-石家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