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林森浩我没什么价值观没敢坦白和勇气有关

2018-12-07 04:58:52

林森浩:我没什么价值观 没敢坦白和勇气有关

图说:庭审中,林森浩一度情绪失控,低头痛哭。新民晚报新民 萧君玮 摄新民·报道庭审现场,林森浩一度情绪失控,低头痛哭。“我是一个很‘空’的人,我没什么价值观。”林森浩说。他回忆,3月31日晚,黄洋回来得比平时晚。4月1日早,林森浩听见,黄洋喝了口水,然后很快吐了出来,说“像鱼骨头卡住的感觉”。随后,黄洋将饮水机和水桶拿去盥洗室清洗,之后将水桶倒扣在地上。因为害怕黄洋问自己,林森浩一直在装睡。等黄洋走后,林森浩刷牙后就离开寝室。2日中午,林森浩回寝室想“看看黄洋的态度”,感觉他不大舒服,说肚子疼,但精神状态还不错。当天晚上得知黄洋住院后,自己慌了。3日,慌乱的林森浩在寝室等同学来谴责自己,但却始终没有坦白,林森浩说“和一个人的勇气有关”。林森浩称,在黄洋毒发后,自己次见到黄洋父亲时,“看到他的样子我觉得很愧疚”,但仍没有说出投毒行为,“我觉得和勇气有关。”而在黄洋毒发后,他曾和同学一起去看过他,“透过玻璃窗,他好像脸带微笑的样子,像平常一样。我当时没敢跟他说话”,“我心虚,没敢逗留多久”,但他却告诉同学,“他(黄洋)大概两个星期后就能出来”。刚被警方带走时,林森浩一度以为自己可以“调解”出去,以为双方父母聊一下就可以了。林森浩在讲到对二甲基亚硝胺的毒性的了解时表示,两年前做大鼠实验时,并不知道二甲基亚硝胺的毒性,也没有刻意去查过,当时注射的剂量自己也并不清楚。去年3月底,有同学约自己去当血液测评志愿者,自己是被检查的对象。如果不当志愿者,自己是进不了实验室的,也拿不到二甲基亚硝胺。12

登车桥
回收光缆
阀门保温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