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故乡的甜老家的美澳大利亚沈建中

2018-10-14 11:21:29

?  可敬可亲可爱的邓小平同志不仅教会我们怎么过河与怎么选择抓老鼠的好猫,还为我们打开了出国的大门。激动又兴奋的我也涌入了出国的浪潮。然而,在办理注销户口时,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闪出退缩的念头。当我的双脚踏上澳大利亚时,原先想象的喜悦心情却不知迷失到哪里?美丽的花园、现代化的都市——墨尔本正逢盛情的夏季,湛蓝的天空里飘浮着朵朵白云,金黄色的沙滩炫耀着一望无边的海洋和璀璨的浪花。但是,我们却视若无物。对我们来说首要的任务——找工作。

  几千名中国学生露宿在车站,澳大利亚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们为什么不去住旅店?这还用问吗,省钱呗。艰苦朴素是我们的传统,再说也是囊中羞涩。

  两个月后,我幸运地得到了一份工作,生活有了着落,焦虑恍惚碧桂园KCC云南映象的情绪得到了缓解。然而,仍有很多学生没有找到工作,处在焦急不安的状态。有许多问题说不明白,当时能去澳大利亚的在国内几乎都是工作、家况很好的,有干部、党员、教师、医生等,而且大多数成家立业了,他们自己砸了自己的铁饭碗,筹集学费来的。

  几个月找不到工作的学生,开始自乱阵脚,放弃学习的念头,没有生活的来源,到了山穷水尽的处境,只能打道回府。

  为了满足继续签证的上课出勤率,只有减少睡眠时间。一次晚上下课乘火车回来时,因打瞌睡过了站。夜深人静一个人坐在车站的靠椅上,从背包里拿出一张三口子的照片,借着月光仔细地端详,思念之情如洪水猛兽,一股暖流在周身涌动,……夜晚的天空被密密匝匝的星星点缀得格外的祥和,在我头顶上不停地眨着眼睛,只要伸手就可触摸到它们。长长的、凉樾千山飕飕的夜晚,在沙沙的轻风摇曳下,一片片地散去。

  美好的家乡自然而然存在一股吸引力,离得越远,引力越大。“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思念之情能千丝万缕地把相隔遥远的心柔软地、苦苦甜甜地缠在一根情丝上,任凭风吹雨打、高山峻岭、海阔天空,说与不说,征地拆迁保障措施晓与不晓,她都在那里。泪花在口中是咸的,在心中是酸甜的,在脑海里是五彩缤纷的。故乡的甜和老家的美是我们在外学习、工作、奋斗的源泉。

  怀念是一幅富有诗情画意的景观;有父母和妻儿,有发小和同窗好友,有山山水水,有五谷杂粮和小鱼小虾,……从而酿成了对故乡的深情。

  洋插队和上山下乡形式相似,但是,缺少语言环境和情感基础,没有根系。被澳大利亚人认可的是勤快,成本低的劳力。好在我们11个中国学生拥挤在一幢破旧的三房一厅的别墅里,晚上下课大家回来,屋子里如炸开了的锅;做饭,烧菜,吃饭,洗澡,可是炉灶只有一只,水斗只有一只,洗澡间只有一间,用木板搭起来的台子只有一只,什么都是一只,个个想早一点结束,早一点休息。其中有两位女生点缀,单调的日子有了一点色彩。早晨起来,厕所间排队,有的实在逼不住了,就往院子里冲。整幢屋子呈家徒四壁,没有一件家用,好在是地毯。坐在地毯上,站在地毯上,睡也在地毯上,看!多简单方便啊。

  但是,总想有一个安稳的家。

  两年前,回了一次老家——海宁市(硖石镇),因观潮而闻名于世。靠着火车站是一座小巧玲珑的小山,约百米多高。站在坡峰处,就可欲穷千里目,而今却被林林总总的高楼搂在了怀中。古镇脱变成了大都市,古道小巷换成了钢筋水泥大道。陈家洛、王国维、徐志摩、金庸他们回老家定会迷路的。

  亲朋好友和父老乡亲们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住的是三居室或四居室的套房,收入成百倍地增加。一切让人迷惑;这还是我以前的老家吗?

  世界的中心正在移向神州大地。

  故乡啊,怎么不令人向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